啊喀

第九集

对不起,我什么也不说了,我替走哥挨打,我必须被打(诚恳地)


走哥真的头铁,我希望下集他能长大。


不,我不用分析,这个时候,我只需要替走哥挨打就好了。


关于第八集的阿走的一些分析

今重看风强第五集,阿走说,自己想要更善于表达。他是很落寞的表情,虽然周围的大家都很开心。


比起抱有执念但因为腿伤不得不远离竞技的灰二和半吊子的青竹住民们,我认为阿走的压力是最大的。除开学长,最先开始认真考虑这趟旅行的人就是阿走,一开始的确认社团资格,科普比赛规则…他十分清楚大家和专业的距离有多远,和箱根的距离有多远。


阿走是个无口运动男,只知道跑步,一直以来他也是通过跑步来感受人生,伤心,痛苦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地靠跑步来宣泄,但是最近就算跑步也没法解决他的烦恼了。但是因为他除了跑步其他什么也不会,所以选择自顾自地加量,第八集的黑眼圈也能看出来,他快到极限了。


阿走很关心灰二,也很希望他的梦想能够实现,所以藤冈的话就像在缓慢燃烧的木材上扇了一把火,对自己没法变快的自责和对竹青庄现状的焦躁,促使了第八集的结局。


我把目前出了的几集反复看了好几遍,我觉得这个家伙没有灰二可能会重复高中的悲剧了,大家都很照顾他,所以虽然我觉得阿走有他自己的原因,但是说出那句话就应该被揍。


鉴于走哥真的是我理想型,希望大家可以别揍走哥,不爽来揍我8!(躺平


【奇杰】点亮灯

是给小杰的生贺!!
祝我亲爱的小男孩生日快乐!!




――――――――――――――――――――



一盏灯塔被点亮,就像一根水管伸进墨池。

今天又点亮了一盏灯,更严谨点,应该说是一点光。
在接下来的5个黑暗月里,它将蚕食周围的黑暗,然后快速成长为巨大而明亮的球体。

他正在很认真地看着它,它看上去也很开心,正在欢快地闪烁。一明一灭一明一灭,小杰的嘴巴也一张一合,张开时是最饱满的灯,抿住就会压成极柔软的弧。要是人能变小就好了,那我一定要枕在这团唇肉里,一偏头就能吻到他的人中。

我站在小杰的对面,只隔一臂。在一起冒险的日子里,小杰亮起来的只有眼睛,他的眼睛照亮了一整块墨染的黑发,像是这片永恒黑暗里的金色湖泊。

我看着住在那里的我,他也在看着小杰笑。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奇犽·揍敌客,一个是和他一起点灯的友人,一个是病态渴望小杰的疯子。

突然我听到了:“奇――犽――”他叫我的时候,总喜欢把名字拖得很长。小杰现在还是一个少年,我们都是少年,少年的声音放轻的时候会飘起来。但这声奇犽他叫得很用力,我就这样被从狂想里拖出来了。

我又发愣了,这在近期越来越频繁。回过神来时,我们已经是额头贴着额头了,我能很清楚地感觉到他额前的呆毛。

“奇犽,我走得太快了吗?”现在我俩隔得不能再近了,可这句话却有从远方传来的朦胧。

点亮的灯为他的睫毛套上了一层细腻的黄,我把手盖了上去。

然后轻轻地吻了他。




――――――
这也是我的野望呀!